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皱文与谗流

到了有皱纹,也流哈喇子的年纪。但还是想记录生活的历练和积淀,有时也说三道四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悠远的麦笛声  

2006-05-26 16:55:53|  分类: 记事本_难忘岁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悠远的麦笛声 - 闲娃 - 我的博客
 
天气:悠远的麦笛声 - 闲娃 - 我的博客心情:悠远的麦笛声 - 闲娃 - 我的博客        散文

 

李子熟了,麦子也就黄了。

麦子一黄,就要开镰收割。有人割麦,也有人捡麦。三年困难时期,我正念中学,也常去捡麦,为的是填补那个总是吃不饱的肚皮。

因为拾捡麦穗儿,我认识了她。

她说,她不是因为饿来捡麦穗的。有一回,她放学回家打田垅上经过,听见我用麦杆儿做的小笛吹奏乐曲。曲调悠扬,娓娓啭啭,因此,被笛声“诱惑”来了。

仿佛成了惯例,每回捡完麦穗,她便斜倚着我,坐在那棵枝壮叶硕的泡桐树下。我吹曲儿,她哼歌儿,挺惬意的。分手时,她把捡得的多半麦穗硬塞进我的竹篮里。自己只留一点儿,说是为了“交差”。

五月的阳光催熟了山地里的麦子,也炙晒着每一个收割者和捡麦者。我汗流浃背,皮肤烤的黑黝黝的。她也晒的直冒汗,汗珠儿晶莹,皮肤愈发白净。我戏谑地称她是“沾露的汉白玉”。她莞尔一笑,怯怯的,连脖颈根儿也泛起红晕——呀,好一朵靓丽的出水芙蓉!

要想在众多的捡麦者中多捡些,人就得机灵点儿。我常紧跟着捆麦人,麦捆下的漏麦穗最多。她呢,做这种粗活儿不如我。因此,总被我拉下一截子。一次,老远听见她大声呼喊。我回转头,瞧见几个男孩子对她非礼。她一边躲闪,一边斥责。我迅疾扔掉竹篮,象头激怒的公羊飞扑过去,一头撞在为首的“大个子”腰背上。当然,寡不敌众的我被揍了个鼻青脸肿。幸亏大人们及时解围,要不,小命也就做了祭礼。

回到家,我撒了谎,她也未提及此事。我们商定:“捡麦苦中有乐,为了继续,忍了。”

再逢捡麦,咱俩寸步不离。末了,仍去那泡桐树下吹笛唱歌。不过,她一改往日的热烈,让我吹一只名叫《怀念》的曲子。她随律低吟。那曲儿,缠绵;那歌儿,哀婉。

不久,她忽然消失了。

听人说,她父亲犯了“错误”,全家“支援”了大西北。

夏季的雷电恐惧吧,那时,我却甘愿倒在雷电下。大西北遥远吗,,那时,我宁可行乞千里……为了安抚欲碎的心,我常独自来到那棵泡桐树下,吹响那只缠绵、哀婉的乐曲。

第二年的春天,突然收到她打远方寄来的信。那天,地上铺着一层薄薄的雪。有人说,这种反常气候叫“倒春寒”。

信写的很长,许多话至今仍铭心刻骨。

“人应是一块棱正、实在的青石。可以凿饰得五彩斑斓,可以镌刻成巨雕丰碑,也可以砺磨得滚滑溜圆。我的父亲或许就是一块不堪打磨的硬石。”

“我走了,跟着父亲一起远走他乡。临别未能辞行,是因为不想伤害一颗善良的心,更不愿连累一个值得珍爱的人。还记得在泡桐树下你对我说的那句话吗——愈是喜爱的,愈要珍视、保护它。”

“我特别喜欢你送我的那几只麦笛,天天学着吹奏,天天都要吹奏那只《怀念》。”

捧着那封信,我急切地在信封内外找寻她的邮址。封面上明明写着“内详”,而笺页中,除了末尾那个勾人魂魄的“吻别”,余下的便是一片空荡荡的“处女地”。

三十年了,再也没有她的一点儿信息。

她寄来的那封信,保存了十六年,直到新婚前夕才付之一炬。那一段灼热而又凄切的往事,作为隐私,一直守口如瓶。

如今,世事变迁。泡桐树早被砍伐,山地上已耸起高楼。而麦笛,我却始终珍藏。每年的麦黄季节便取出吹奏一曲,以遂遥远的祝福。

笛声仍是那般的缠绵,只是平添了甜润,少了哀婉。

悠远的麦笛声 - 闲娃 - 我的博客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9905.(参赛作品)(原创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571日星期五整理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3)| 评论(5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