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皱文与谗流

到了有皱纹,也流哈喇子的年纪。但还是想记录生活的历练和积淀,有时也说三道四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路顺风,兄弟  

2006-10-12 11:34:31|  分类: 记事本_难忘岁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一路走好,兄弟 - 闲娃 - 我的博客
天气:一路走好,兄弟 - 闲娃 - 我的博客心情:一路走好,兄弟 - 闲娃 - 我的博客

   小小说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 清晨,一辆黑色桑塔纳轿车出了市区,沿着宜当公路向县区驶去。
      车上,市发改委赵副主任和社会投资科叶科长轻声交谈着。他们今天是去县里,检查关于农民工工资拖欠问题的落实情况。
     七月的天气,亮得早。虽说是清晨,车外却很燥热。路边的树木野草仿佛被这炙热折磨得精疲力竭,连摇曳的愉悦也耗尽了。
     过了花艳,车辆极少,难见行人,小车于是加速行驶。不久,司机小孙发现前面道路边有一深色物点,且越来越大,趋近后,竟是一蓝色旅行袋,并且袋边还睡着一个人。
     “赵主任,路边好像躺着个人。”小孙把他的发现告诉车内的领导。
     “停车,下去看看。”赵副主任命令似地说。
   三个人下车,仔细察看了地面,再看了看地上的人。不像发生了车祸,也不像流浪汉,估计是外来民工。赵副主任用手背凑近躺者的鼻前,欣喜地对叶科长说:“还有呼吸。快送医院,救人要紧。”
    在急救室,经过检查会诊,初步认定患者是中暑,除了轻微外伤,不排除有脑震荡;患者脱水严重,身体极度虚弱;另外,患者肺部有轻度阴影。医生建议送住院部,先观察治疗一段时间。
    叶科长和小孙用担架把病人送去住院部。赵副主任便去办理一应手续。在填写患者姓名一栏时,他犯了难,因为他也不知道患者姓甚名谁,警察不在,又不便搜查。想了想,也就随手写了两个字,同时交付了一千元押金。
  
    第二天一早,赵副主任来到自己的办公室,尚未坐定,委办的小汪过来告诉他,说医院打电话找他。原来,昨天登记时,他是留下了自己的联系电话。
    他将手头的工作安排妥当,给叶科长交代了一下,然后给委办打了个招呼,就直奔医院去了。
    接待赵副主任的是值班护士,她介绍了今早发生的事情——
    患者叫刘福贵,不是登记写的姓名,重庆云阳农民。为这个姓名还闹了笑话。他早上苏醒过来时,给他做身体检查,一连几次叫他的名字,他没搭理。后来他感觉是在叫他,竟乐起来,操着一口川味十足的方言说:“喊我是呵?赵龙,还赵子龙呵!哪个给我取的?”我们这才知道他的名字不叫“赵龙”。您也不是他的亲属。早上,他闹着要出院,说是他老母亲病危,要赶回云阳老家。我们这才给您打电话,虽说你们也是萍水相逢,总也得通知您不是。
    赵副主任听着也禁不住笑了,顺便问了问刘福贵的病情,就和值班护士去了病房。
    两人径直走到病床前,心直口快的值班护士说:“刘福贵,你看这是谁?”刘福贵却傻傻地愣着。“这是发改委赵主任,他就是你的救命恩人!”
    听说是救命恩人,刘福贵掀开被单要下床给恩人叩谢。赵副主任赶紧扶住他:“使不得、使不得,当心身体。再说,你叫‘赵龙’,我叫‘赵虎’,一笔写不出两个赵字不是,咱们也是兄弟啊。”
    赵副主任的风趣把大家都逗乐了。
    值班护士拿了椅子给赵主任坐下,然后说:“你们聊会儿。我那边还有事儿。”
    赵副主任起身说:“你忙去吧。谢谢你了。”
    他们俩还真投缘,俨然亲兄弟般地拉起了家常。
    富贵告诉主任,他在远安一建筑工地打工。这次走得急,找工头请假并要求结算半年多的工钱。工头却说,工程款上面一直拖着,我哪来的钱?几个工友凑了三百元钱我才得以成行。前天傍晚,坐了辆巴士车赶到当阳。下车后,才发现被掏了包。藏在包里的两百块钱丢了。买票找零的几十元,放在裤兜里反而还在。从宜昌到云阳的船票,最低也要六十多元。我只得在车站休息一会儿,饭也吃不下,觉也睡不着,索性趁早从当阳走到宜昌。没曾想,快到了,人却倒了。我们生就能吃苦的命咋就不经事了呢。
   “又累又饿,天气又闷热。还有······你的肺······”
   “我的肺怎么了?”
   “局部阴影,但程度较轻。你是否曾在粉尘较大的环境里工作过?你再不适合做重体力活了。”
   “在矿上、水泥厂都干过。唉”,刘富贵深深地叹了口气,“我们这些民工,最高也才初中文化,除了出卖体力,恐怕再能卖的就只能是血。”
   几句话像针扎似的刺痛了赵副主任的心。他于是岔开话题聊起富贵的老家。
刘福贵恢复得很快,由于惦记家乡的母亲,也不愿再拖累赵副主任,他强烈要求出院。
出院那天,赵副主任把他接到家里,赵夫人还特意做了几个川菜。主任将一张去云阳的船票放到刘福贵的桌前:“拖欠你和所有农民工的工资,市政府很重视,我们也会同有关部门正抓紧落实。你放心吧。”夫人也把一个纸包递给刘福贵:“这八百元钱,给母亲治治病吧。不多,但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。”
刘福贵连连推辞,不肯接钱。赵夫人说:“不要客气。我们没有能力帮助更多的人,但是,我们也算有缘,能帮助你解一时之难,也是对自己良心的宽慰。”
刘福贵激动的泪如泉涌,扑通一声,跪在地上,哽咽地说:“谢谢救命恩人!谢谢救命恩人!谢谢共产党培养的好人!”
吃完饭,赵副主任夫妇把刘福贵送到楼下。主任小舅子的的士车已等候在那里。临上车,刘福贵给赵副主任夫妇频频鞠躬,泪水潸然。
赵副主任把刘福贵送上车,紧紧握着他的手,喘喘地祝福:
“兄弟,一路顺风!”

一年后,赵副主任收到从云阳寄来的一张汇款单和一封信。赵副主任已难抑兴奋,迅速拆开信封,取出信笺,铺展在桌上,认认真真地品读起来。
信是刘福贵寄来的。信中写道——
感谢赵兄及嫂夫人救了他一命,也救了他母亲的命。
“回家不久,拖欠的工钱如数寄来。我用这些钱在镇上摆了个小摊。生意嘛也还不错,一年也能挣下一两万。”
仍在工地的老乡告诉他,“农民工的工资已全额补发。农民工的医保也正在解决。这些都得谢谢你们这些当官为民的公仆呵”。
“给你寄去一千八百元钱,虽说有些唐突,但是,也得为我着想。我要寄出咱农民兄弟的一份诚实和守信。再说,城里人也不容易。”
“今年,我还因助人为乐受到县里表扬”······
读着刘福贵的信,赵副主任心情难以平静。他步出办公室,登上楼顶平台。
天空一团白云正由东向西飘移。白云,勾起他无限的思绪——云的春雨、云的山洪······老书记离休时留下的“人心至高,民心为上”的肺腑珍言也拥响在耳畔·····他抬头仰望着洁白的云团,心中油然升起一缕企盼:
“愿人民富足,天下太平。”

 

一路走好,兄弟 - 闲娃 - 我的博客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〇〇六年十月三日(修改稿)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