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皱文与谗流

到了有皱纹,也流哈喇子的年纪。但还是想记录生活的历练和积淀,有时也说三道四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碎银记(原创)  

2009-01-07 11:13:43|  分类: 记事本_难忘岁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碎银记 - 闲娃 - 我的博客

 

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

    急扑过来,喊着绰号,紧紧地拥抱。我加快搜索——十年前,或许四十年前的记忆。那些熟悉的,年轻的脸庞一一闪过。印象逐渐清晰,最后定格……就是他——田猴、陈猴、鲨鱼、二黑、拉稀……

   一一拥抱握手,一一搜索定格。历史一页一页地翻过,仿佛回到青春年代,不仅是年龄,还有音容笑貌,尤其是说话时的神情。

    无法想像,这些退休没几年,曾经是老总或者党委书记的头头,在台上作报告的情形。我只能说,那绝不是这样的。

  怎么解释呢?回答也很简单:返老还童,返璞归真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

    大家在KTV包房里又唱又跳的,十分开心,也十分尽兴。但有一个人却十分特别。大家玩了几个小时,他就睡了几个小时,直到娱乐结束。这位老兄,便是鼎鼎大名的,老友新号——拉稀同志。

    久睡初醒,第一句话便问:这是在哪里?大家告诉了他,有人说他喝醉了。他说:没喝多少。于是,几人拿出相机,翻出照片给他瞧。证据凿凿,岂容抵赖!

    其实不醉是假,醉才是真。人生有几个十年,甚至四十年?同学们分处各地,平时也难得相见,今日相聚哪有不醉之理?

    醉了,每一个人,从脸上到心里。

 

二零零九年元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

新年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到母校,这是值得纪念也是值得庆祝的事。当然这也是筹备组的妙着。

武大水院校长的介绍,让我们了解了合校的历史进程和水院的现实定位。最值得称道的还是筹备组组长——“差不离”同志精彩的,闪耀着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光辉的政治演讲。一个急了会口吃的人。如今竟然能口若悬河,滔滔不绝地,不仅让我们重温了中国人民战胜天灾人祸的大智大勇,更看到了与时俱进的光明未来。不容易!不简单!难怪一个国家变化很快,一个人都这样快,快得让你刮目相看,让你瞠目结舌。

学校变化很大也很快。留存的陈迹好像已不多,即使陈迹也已焕然一新。

学校体育场今非昔比。在足球场上,又回忆起那无与伦比的一幕。在与班级最强对手的一场比赛中,田猴的底线和罗太的门前,那一传一射的两个倒挂金构,且一举破门的精彩场景,俨然昨天。意甲、英超……何以堪比(厚黑中学肄业生曰)?

为了让我们回忆当年的学生生活,中午便在学生食堂进餐,以寻找逝去的感觉。

遗憾,当年的感觉一去不返,也无处可寻,取而代之的是新的感受。餐厅变得亮堂了,有了摆放整齐的餐桌。不锈钢的餐盘代替了变形的铝碗。饭菜就不用说了,主食有米饭、包子、饺子、煎饼、稀粥……副食就更多了,好像每个人盘里都不一样,鸡鸭鱼肉蔬菜汤任意挑选(学生们应是如此,我们那天已由厨师配好)。那天唯一不好意思的事,是撵走了已坐好用餐的师弟师妹,当然,他们也很乐意为这群不速之客让座,这帮老头老太已进入入厕(吃饭说这些不雅)免费一族,再说,也是他们的兄长(论年龄当然是父辈)。

不知咋的,我还是想起当年的“名菜”——豆干榨菜炒回锅肉。香啊,下饭的好菜!好吃的菜还有很多,在武汉,无论当年,还是现在,就有流行一说:吃在水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

今天,我们又重温了一段历史。参观省博物馆,亲眼目睹越王的剑和吴王的矛。最后,短剑战胜了长矛。于是,我想起了那个滚瓜烂熟的成语——卧薪尝胆。同时,也让我想起另一个横溜倒背的成语,叫放虎归山。当年的胜负,对我们来说已无关紧要。只是那感人的故事,历经两千多年不衰,却是发人深省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

东湖,听说曾被污染,现在,已重归“碧波荡漾”(招生通知曾这样描述过)。此行少不了当年游东湖的回忆。春去秋来人已老,风景依然话沧桑。最精彩的回忆,莫过于大鲨鱼极富勇气的打赌——纵身一跃跳入水中。当年,一个年轻气盛的青年,为何有如此强烈冲动?原来,一位美女就在身旁。遗憾,曾经如鱼得水的大鲨鱼这回栽了。可惜水太浅,带刺的水草把脚也划出了道道血口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

“我们四个人才吃了一百零八,你们五个人咋花了二百八十多呢?”“我哪知道?我们点了鱼丸子,牛肉丸子,牛肉片,还有豆芽提鲜的,你们没有吧?”“账单看了,是对的。佐料咱们要了两份,一份哪够?粉丝、针菇,你们没点吧?你们哪会吃?”“咱们还有炸馓子,主食。你们都没点。还跑我们这儿吃。哪能都算在我们头上?”……吃出多的来了还头头是道,说的比吃的还多。这就是二班独领风骚的“诡才”。几十年不见今又得以领教,实为幸事。要不,大伙儿怎么都乐翻了?

我的感触,倒不在于争辩的内容,而是它的方式、语气和神态,怎么就像发生在七舍二楼的18号学生宿舍里。是人没变,还是九曲十八弯,弯弯拐拐又拐回来了呢?

 

二零零九年元月二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楚风楚韵的琴台大剧院沉稳、凝重、大气,更显金碧辉煌。其中许多技术设施超过国家大剧院,也堪称当今一流。关键是有我们的师弟师妹的贡献,让我们自豪。

今生今世恐怕难得进场观看演出,但能目睹如此博大气派的舞台,足矣。听说,凡是在这里演出过的艺术家们都会交口称赞,这就够了。我想,隔湖相望的俞伯牙和钟子期老先生,一定会为今天的武汉,能吸引如此众多的知音而欣慰。俞伯牙一定会重新焕发青春,抚动他优美的琴弦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

俗话说:大水冲了龙王庙。对于汉口的龙王庙而言,的确如此。庙被冲走了,名字还在。名存实亡,大概就是对汉口的龙王庙说的(建议重建,不为膜拜,而为旅游)。在纪念的胸墙上,我伸手量了量。一九九八年的洪水位我没够着,差个十几公分;一九五四年的洪水位,比九八年还高出三十厘米。五四年太久远了,年少的我,只知道水进了宜昌的街面,刁子鱼特别便宜,三分钱一斤。而九八年的从上到下,从军到民的抗洪抢险画面,至今仍历历在目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

汉口江滩太美了——宽阔、干净、富丽……已然冬季,天上却有数不清的,大的小的风筝,在寒风中竞相翱翔。风筝,在我的家乡,只是在春天才能放飞。听说,武汉是一年四季,都融着风筝爱好者的快乐。

我孤陋寡闻,不知道此景,在全国以至世界,能否堪称一绝?

 

二零零九年元月三日

这是难舍的一天,世上没有不散的宴席。从头天的晚上开始,就有人陆陆续续地离去。话别的泪水湿了多少餐巾?再见,再见——相约2013年!

我的再见有点儿特别,十二点二十的火车使我们不能参加地主(此地主非彼地主也)款待的宴席,而是提着同学夫人买的包子走的。虽说咬一口包子,也能咽进一份情谊,那哪能比酒宴上的谈笑风生?包子虽香,哪会有酒香?遗憾,遗憾不已。

火车开动了,朝着我的家乡驶去,带着武汉的深深情感,也带着同学和各位夫人的温暖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二〇〇九年一月七日星期三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,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1)| 评论(4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