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皱文与谗流

到了有皱纹,也流哈喇子的年纪。但还是想记录生活的历练和积淀,有时也说三道四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“放鸭”遭遇“水大棒”(原创)  

2011-02-13 23:14:45|  分类: 记事本_难忘岁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 

 

“放鸭”遭遇“水大棒” - 闲娃 - 潺流
       小时候,没钱去泳池游泳。虽说一次只需五分钱,那也没有,还真的没有。

住在长江边,下河游泳,不收费。这自然成为孩子们的首选。吃过午饭,大家像是预约好的,相继来到长江岸边。

最惬意、最刺激的,是从河流的上游段,游到江心,再顺流而下。我们把这种减少消耗节省体力的方式,称作“放鸭”。如果遇上轮船驶过掀起的涌浪,我们会迎浪而行,享受“浪遏飞舟”的愉悦。如果是遇上逆水而上的木驳船,我们又会与船相向而行,在擦肩而过的瞬间,迅速抓住驳船上的防撞轮胎,或者尾舵,让船拖着自己破浪前进。夏天的长江,不再是冬春的碧波清浪,而是宽阔湍急凶险的洪水。由于水流忒急,一些伙伴的泳裤都会被扯掉。还好,光天化日之下,他的小弟弟会羞怯地藏匿在水中。

一天中午,吃过午饭的伙伴又齐聚江边。火辣辣的太阳,把它的炙热洒在沙滩,也洒在铁驳的甲板上。这回是五人结伴而行。俗话说:“五鬼闹判”。五,可能是个不太吉利的数字吧。谁会愿意被落下?没办法分开,我们只得一起去“放鸭”。

冲着峡江奔流而下的洪水,双臂用力划水,我们朝着江心游去。太阳虽烤晒着头顶,然而整个身子没于水中。长江水温一年四季也就在18-20℃左右,所以人会感觉凉爽,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头。

洪水季节,上游会带下许多漂浮物,像圆木、浮草等,什么都有。我们快到江心的时候,游在前面的伙伴喊道:“前面有根树桩”。大伙儿一瞧,都说是。于是,我们想把它捞回家,分了做烧柴。

我们奋力向树桩游去。游啊游啊……

“不好!是水大棒!”

“水大棒”,溺水而亡的人的浮尸。因水泡的肿胀,本地人称之为“水大棒”。

领头的一声惊叫,大伙儿全吓住了,转身就往回游。去的时候,大家有劲儿,也游得快。往回游的时候,全身一下疲软,感觉游得好慢好慢。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好不容易游到一趸船边的铁驳下。铁驳的船舷虽离水面一米来高,很难爬上去。但这时谁也不想再在水中呆着,便用尽全身余力爬上甲板。甲板晒得烫脚,也已顾不得了,脱层皮也在所不惜啊。

上了岸,大家又禁不住好笑、好奇,议论纷纷,想再去看看那具飘走的浮尸。我们赶紧穿好衣裤,就向下游追赶。跑了几里路,也没追着。这时,碰上正在河边打鱼的老人,我们向他询问浮尸的事。他说,早流走了。我们又问:男的女的?他答:女的。

“您怎么知道的?”

他笑了,并回道:“女尸仰躺着,男尸趴伏着。一看就知道。”

“哦……”

这一趟没白跑,受了惊吓,却长了见识。

出于对死者的尊重,今天,不再有对浮尸那样不雅的称谓。人类文明让咱也与时俱进了。

“放鸭”遭遇“水大棒” - 闲娃 - 潺流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011年2月13日星期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3)| 评论(4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