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皱文与谗流

到了有皱纹,也流哈喇子的年纪。但还是想记录生活的历练和积淀,有时也说三道四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留在何家湾的青春  

2011-02-17 11:49:31|  分类: 记事本_难忘岁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《留在何家湾的青春》 - 闲娃 - 我的博客

 

一九六八年的冬天,我们终于等来了大学毕业分配。

因为文化大革命,应在夏季的分配整整延迟了半年。

我们武汉水院水工专业的毕业典礼简单而热烈。典礼是在六教学楼的一间大教室里举行。许多浓烈的革命陈词早已被四十多年的历练磨光,唯一记忆犹新的,是“滥道人”同学的精彩表现。

他着一身不知从哪儿弄来的破棉袄,腰里系一根草绳,一摇一晃地走上讲台。大家看到他这般乞丐似的打扮,就已忍俊不禁,发出了笑声。他倒也镇静,立在讲台上,环顾四周,清清嗓子,一本正经地宣读发言稿:“红旗舞东风,凯歌震寰宇……”

大家被他摇头晃脑的神态弄得前仰后合,有的笑出了眼泪,有的捂着肚子笑歪在椅子上……他后面再讲了些啥,大概已没人听清。从此,他也落下了这么个“滥道人”的美称。

“四个面向”是我们毕业分配的原则——“面向工厂,面向农村,面向基层,面向西部”。当年,我们专业只有三个去向——少数人留在湖北丹江,多数则报名去了贵州乌江,我们约三分之一的同学则选择去了甘肃的白龙江。

 

一 在路上

乘船,坐车,历经千里舟车劳顿之后,我们终于按时赶到报名接待处——四川广元昭化站。这只是水电五局设在四川的中转地。随即,我们就被送上“解放”大卡,踏上前往甘南碧口的行程。

那年底,限期报到的学生不少,大约六百多人。人多车少,因此,车厢内没有座位。一百多公里长途跋涉,一直站着,也够委屈的。但是,处在一个盛产冤案的年月,这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?学生嘛,年青人,克服克服。何况,有对前途的好奇心与新鲜感驱使,别说车行一百多公里,即使徒步行走,或许也会不辞劳苦。

公路新开不久,没有柏油或水泥,清一色的沙石路面。整条公路沿山上下而行,沿河蜿蜒而上。

二十多人塞进一辆车里,有点拥挤。也好,可以抱团取暖嘛。我们车上有北大的一对恋人,加上同济、测绘,我们水院的共十一位大学生。人数最多的是北京水校,十多个男女同学。这些中专生,来自祖国首都,显得有些与众不同。十几个人齐刷刷地着一色军大衣,俨如天安门城楼上受过厚待的红卫兵小将。那装束,那神气,用今天的话来形容,那可是“帅呆”、“酷毙”了。他们,尤其是她们,的确是咱们车上的一道靓丽风景。

路途坎坷,寒风冷朔,沿途的景色却很俊美。城里哪有这样巍峨雄奇的高山,湍急弯曲的河流?山坡上,除了嵯峨嶙峋的岩石,还有见缝插针的农田、树木。尤其繁密的核桃林,虽说已在落叶,那枝杈一片片,伸展开去,一直覆盖到公路的空间。车行其中,枝杈不时会划刷车挡,擦触人的头和脸。这时,一定会引出女生的惊叫。这叫声在山谷间不停的回响。可以想见,这深山峡谷何曾有今天的青春涌动。

路上,没有歌声,笑声却是不断。同一学校的,熟悉,围在一块儿说说笑笑。不同校的,相互介绍认识,也会拢在一侧讲述各自的见闻。

车在一拐弯处突然颠了一下,中间位置的北大同学兆庆没能站住,被甩向一侧,撞到了北京水校的女生琳琳。

琳琳火了:“干嘛,干嘛,没长眼啦?”

兆庆赶紧赔不是:“对不起。对不起。”

兆庆的女友看琳琳说话忒冲,也没好语:“《联动》的是吧,怎么这么说话哩!”

琳琳急了:“怎么了?对你们这些臭老九没有啥客气的。”

兆庆倒也沉得住气,脸上挂着笑,说道:“你以为你是啥?我们是大臭老九,你是小臭老九。好不到哪儿去。”

这话惹出满车的哄笑。我的同学大杨插了句“彼此彼此,同车共济,同车共济。”

还好,大家你一言,我一语地都来劝解,这场小小的风波也就平息了。

卡车继续颠簸前行,车内重新点燃笑声(待续)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0)| 评论(4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