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皱文与谗流

到了有皱纹,也流哈喇子的年纪。但还是想记录生活的历练和积淀,有时也说三道四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与鸡“逗” 其乐无穷(原创)  

2011-02-05 15:17:30|  分类: 记事本_难忘岁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我学鸡叫 有只公鸡不高兴 - 闲娃 - 潺流

 读小学高年级时,我从城中区转到港区读书。港区小学新建在东山的坡顶,山下是湖塘和农田。坡上是密密麻麻的坟墓。

当年,家里没有闹钟。我起床上学,全靠母亲叫醒。有时,遇着夜黑月朗的天气,母亲误以为天快亮了,就会把我叫起来,匆匆吃罢母亲做的早饭,背着书包就离开了家。到底有多早?母亲不清楚,我更不清楚。虽感觉早点儿,但又不敢去睡回头觉,担心睡过了又误了我上学。

从家往学校走,很远。穿过建设新村、港务新村,然后又穿过建设新村,来到航运新村。航运新村,我是逆向穿行,从六巷走到最前面的一巷。到了航运一巷,前面就是农田,水塘了,再往前,就得经过一座桥,那是掘墓挖出的一块棺材盖板,搭出的很窄又不平整的桥。再向前爬坡,就是墓地了。月光照着,比没有月光还阴森、碜骨。虽然,我一次也没见过鬼火,但同学中间却流传着不少亲眼所见的鬼火和鬼的故事。望着那一片片坟茔,我毛骨悚然。

于是,我蹲在一排房屋的墙角,恩泽一盏15w的白炽灯光,孤独地等待天的黎明。

那年头,许多家庭自养着一些鸡。贼也不多,大家就将鸡笼放在靠墙跟的自家屋外。我的到来,也会引起鸡的骚动。它们会一边“咯咯”地念念有词,一边挪动身子移动一下脚步。到点儿时,三更,或五更,他们中一只领头,一呼百应,一只接一只地啼鸣。母亲告诉我,鬼怕鸡叫,鸡一叫,鬼就回家了。鸡一叫,我也不怎么害怕了。那个年代,我仿佛找到了相依为命的伙伴儿。那个年代的公鸡们,够哥们!我想死它们了!

有时,我蹲在房角。不到时候,鸡是不叫的。但因我常听到它们的叫声,无意中也模仿领会了。为了壮胆,也为了好玩吧,没到时候,我也叫。我一领头,鸡跟着也叫了。我好开心!我再也不用担惊受怕,再也不孤独寂寞了。当然,也有人斥骂过:“该死的鸡,乱来!还让不让人睡觉?”我为我的以假乱真而自豪。几年就没人听出来。

有只鸡听出来没听出来,我不知道。但我自从学了鸡叫后,它一脸的不高兴。

这是一只住在我家后排的大红公鸡。这只鸡,用现在的流行语是“大帅哥”,酷毕了。前前后后的大鸡小鸡,公鸡母鸡,都是它的粉丝,拥趸。它也自鸣得意,身上一股骄人的霸气。

吃过午饭后,我背着书包去上学,偶尔学一声鸡叫。正在玩耍的大红公鸡听见了,迅速地跑过来,跳起来啄我的书包。大人们看了都好笑,觉得好玩,又让我叫。我一边跑,一边叫。大公鸡就追着我,还煽动翅膀,扑腾着跳起来啄我。

它干嘛会这样对待我?是我冒犯了它?它是不是在想,作为人,怎能干这鸡鸣狗盗的事?这不跌了身份?还是它认为我,既然能叫,就该是它的同类。在它的势力范围,就不该有跟它一样嘹亮的嗓音。这声音,只能属于它。谁敢挑战它的权威,它就对谁不客气。要不,战上几个回合,也好分个高下?

这倒也成了当年街坊邻里的娱乐。我很怀念那只鸡中的大英雄——红黑亮丽的大公鸡。

如果它能活到今天,拍个录像放到网上。它一定是“网络红人”,“电视明星”啊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1年2月5日星期六(《童年糗事》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2)| 评论(6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