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皱文与谗流

到了有皱纹,也流哈喇子的年纪。但还是想记录生活的历练和积淀,有时也说三道四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缠绵抒情也坚强  

2011-03-03 16:27:09|  分类: 记事本_难忘岁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缠绵抒情也坚强 - 闲娃 - 皱文与谗流

 面对如今目不暇接(应为耳不暇听)的千首万首各类歌曲,我就会想起从前,想起文革期间。我想讲讲那个年代,也算作音乐史上的一次“忆苦思甜”罢。

文革时期,爱情歌曲,缠绵的抒情歌曲,像《芦笙恋歌》、《五朵金花》等电影中的歌曲被禁止了。像《洪湖赤卫队》中的歌曲,因为与贺龙元帅等所谓“土匪”“黑帮”的牵连,同样也被禁唱了。更不要说那些编印在《外国歌曲200首》里的外国民歌了。能唱的,大概就样板戏里的,或者紧跟形势拍的几部影片中的插曲了。

梅姐从艺术学院分到我们水电工地,除了在子弟校教授音乐以外,更重要的还得担任宣传队的独唱。她是学声乐的,民族唱法。当年,能允许唱的歌曲,选择不多。京剧的几个女声段子,到她那儿,也就变成了京歌。京歌,当然也好听,也很受职工和当地群众的欢迎。

学声乐的,没有太多的选择,是一种煎熬。曾经喜爱的,符合自身特点的,被禁唱了,更是一种煎熬。

七十年代初,就在兴办“五.七”干校的时期,城里的干部、教授们都被撵到乡下或基层去接受改造,重塑人生。前途未卜,命运未卜,许多人则不得不变卖了自己心爱的家产。

一个家在北京的朋友,听说音乐学院的一位教授,因为下放去“五.七”干校,要处理跟随自己多年的钢琴。梅姐得知这一消息后,便赶紧把它买了下来。并让这架钢琴乘上火车,千里迢迢,轰轰隆隆地拉进了我们这个深山沟。

梅姐有钢琴的消息一下子传开了。有人就说这是追求小资产阶级情调。幸好,前面有大师殷承宗扛着。他的钢琴伴唱《红灯记》不是也成为样板了吗?梅姐因为不想丢弃自己苦学八年的专业,她咬牙扛住了。

梅姐有了钢琴,她的家就成了我们年轻人的聚会处。有人又说,他们是搞“裴多芬俱乐部”。还好,这里只要领导信得过,用得着的年青人,没有一个叫“裴多芬”的。领导也就“睁只眼、闭只眼”,抹稀泥似地扛过去了。

周末的晚上,她家里人声鼎沸,热闹非常。梅姐弹起钢琴,大家你一首,我一首地唱着喜爱的歌曲。独唱,重唱,合唱,《婚誓》,《洪湖赤卫队》,《莫斯科郊外的晚上》……唱累了,休息片刻。梅姐就弹一曲梁祝《楼台会》让大伙儿放松。人们陶醉其中,享受这柔情曼妙的音乐神韵。美极了!

人一高兴,也有疯癫的时候。有人会喊:“猫咪,来个即兴的!”

于是,我被推出,要随梁祝的旋律起舞。我会找一把折扇做道具,跟着旋律飘动起来。楼台会,含情脉脉;化蝶,飞旋的神韵;马文才出场了,音乐急骤了,咱也来点追赶的动作……谈不上什么舞蹈功夫,也不管像不像,跳吧。从大伙儿的眼睛里、姿态上,我读到他们开心的快乐。这,就足够了。

姑且把这样的聚会叫“梅姐俱乐部”吧,这是咱中国一群老百姓,在恐怖年代,在深山沟里的自娱自乐,也算是用音乐和歌声对“红风”高压的抗争。

那样的岁月没有了,终究一去不复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011年3月3日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0)| 评论(6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