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皱文与谗流

到了有皱纹,也流哈喇子的年纪。但还是想记录生活的历练和积淀,有时也说三道四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半瓶啤酒(原创)  

2011-04-22 14:25:28|  分类: 记事本_难忘岁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半瓶啤酒 - 闲娃 - 皱文与谗流

 

我和大杨是同学,六八年大学毕业时,都分配去了甘肃白龙江,并且又分在水电五局的同一个班组。说凑巧也好,还是缘分也好,咱俩还住同一个油毡工棚,床挨着床。

大杨的家在武汉。我的家在宜昌。当年,从宜昌出发到甘肃的电站工地,仅有一条长江水路和一条坑洼不平的汉宜公路。或上达重庆,或下至武汉再转行火车。沿长江上行,逆水行舟,时间太长,所以,每年一度的探亲,来回我都选择绕道武汉而南来北往。

在武汉中转,少不了去看望亲戚朋友,自然,也少不了去拜访大杨的父母。

大杨的父亲,年轻时从湖南来到湖北打拼,终于积攒下了自己的家业,在武昌开办了纱厂,当了老板。解放后,公私合营,老板转身成了国营企业的领薪水的总工程师。

见到远道而来的儿子的同学,老人格外高兴。倒茶续水,嘘长问短。从儿子的工作聊到儿子的生活。从艰苦的环境聊到期盼的婚娶。老人谈兴很浓,非留我吃饭不可。除了家中现有的,伯母还去餐馆另加榨菜肉丝,还买了啤酒。伯父生活习惯良好,烟酒不沾。酒是专为我备的。我也不胜酒力,只能喝下半瓶。剩下的,伯父认真地说:

“这半瓶留着,等你从宜昌转回再喝。”

是伯父家门可罗雀?还是所有杨家的客人均不沾酒?这半瓶酒居然要等我回头来喝?

当年,虽没有今天的通讯方便,却也有频频的家书。可老人的惦念怎可用山高水深来比喻。见到儿子身边的朋友,就如同见到自己的儿子,就可了解报喜不报忧的家书以外的东西。老人是盼见儿子一样地盼着我。

返回武汉时,那半瓶酒果然留着。我也接着饮尽了那满含酒香的深情。

这酒接着喝了几年,直到我调回宜昌。

改革开放后,有一年,大杨父亲给我来信,说想到宜昌旅游。我很高兴,准备接待。可他的儿子们不允许。说是家父年纪大了,身体又不好,担心受不了旅途折腾。

可我这里咋办?那半瓶酒半瓶酒累积起来的感情怎样报偿?

老人家早已离世,为了填补愧欠,虽说他们滴酒不沾,还是让我,面朝武汉,敬二老一杯吧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二日星期五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0)| 评论(9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