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皱文与谗流

到了有皱纹,也流哈喇子的年纪。但还是想记录生活的历练和积淀,有时也说三道四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居所十迁(原创)  

2015-08-13 10:55:15|  分类: 记事本_难忘岁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居所十迁(原创) - 闲娃 - 皱文与谗流
       
    或许,这是一本枯燥乏味的流水账。不过,它却是我居所迁徙的真实记录与故事。

最早,民国二、三十年间,父亲从汉阳来到宜昌谋生。他居于何处?因父母双故,已无从查晓。我只知道,起初,父亲在二马路的一家餐馆打工,兼做伙计们的饭菜。后因日机频繁轰炸,许多民居和饭馆成了废墟。随着日军步步逼近,父亲便携家带口逃难去了湖南津市。

一九四四年初夏,我降生在津市贺家台,有幸成为一名湖南嗄子。那里,是我平生的第一居所。

一九四七年,三岁的我,带着满口的常德腔调,跟随父母回到了宜昌。那时,我成了家中的独根苗,前面的四个兄秭都因战乱而在我生前夭折(他们的早逝是否与在常德的细菌战有关?已无法考证)。我到宜昌的第一个居所,是在南湖岗上。

那是一间茅草苫顶的小屋。屋前有一棵郁郁葱葱的泡桐。父亲去了汉阳人创办且集聚的二码头,做了装卸工。母亲则常会清早上山割草打柴,以备炊燒。母亲上山,不便带着我,于是,就用一根长绳,把我系在泡桐树下。

为了我能平安地存活,母亲给我留了一条犹似满清代的长辫。我很难理解,难道清朝人的生命力会极强?它连整个王朝,不是也云消烟灭了吗?为了我的存活,竟然还要改口称父亲为“叔”。直到父亲去世,这个称呼一直也没有改回来。

当然,那条长辫和一张圆圆的脸,还是逗人喜爱的。邻居们见我拴着,觉得好玩,就拿桔子戏嬉我。我使劲拉直绳索,奔命伸手。正要够着了,大人手一缩,总又差了那么一丁点儿,围观者便一阵哄笑。笑罢,戏耍继续。

几个月后,我们就迁去了二堂兄的家(二堂兄与我父亲年龄相差无几)。二堂兄的家在隆中后路,因避战乱,举家去了陪都重庆。宜昌的房子一直空着。

在隆中后路,我们迎来了宜昌的解放。

一九四九年的七月十六日凌晨,母亲背起睡眼惺忪的我,跑到大街上亲眼目睹解放军整整齐齐地进城。第二天,解放军战士拿起笤帚,满大街地清扫,有的给各家各户担水。那年头,还没有自来水。百姓吃水都得去长江挑。近百斤的担子,从我家到长江,一去一回,好几里路哩。

宜昌的第三居所,是花两千元买的。木板房,两层楼,一百多平米,位于紧挨南湖的康庄路。

在这里,我第一次走上舞台。和一位小女生跳了一支支援抗美援朝的舞蹈——《美帝国主义是纸老虎》。第一次被邻居大姐带进了校园。因做《鬼捉人》的游戏,而被伙伴推倒,第一次晕死。第一次下南湖捞鱼,险些丢了小命。第一次参与打群架。一个人,举着长竿,像个敢死队员向山坡上冲锋。

有人劝父亲,“工人就是无产阶级,社会主义改造即将开始,把房子卖掉,做一个真正的无产者”。于是,父亲卖了房产,重新开始了频繁的换租。

租住一马路,凭临南湖的吊脚楼。环境尚未完全熟悉,又移租到不远的大碑巷。

大碑巷,记忆犹深。

一九五四年,这个特殊的年份,深深地镌刻在少年的心里。这一年,一次特大洪水,一次特大暴雪。它震撼了宜昌,震撼了长江,也震撼了全国。对于孩子来说,没有震撼,没有忧愁,反倒寻到了自己的快乐。水淹没了街面,我们就蹚水、抓鱼。那年的刁子鱼多,多到三分钱一斤。暴雪了,我就用母亲的搓衣板滑雪。新棉裤、棉鞋全被雪水浸湿了,因此,我生来第一次有了冻疮。

第二年,我们搬进了十三码头的建设新村。整整齐齐的清一色的砖瓦平房,沿山势起伏逶迤。放眼望去,煞是壮观。房屋面积不大,一室半厨(两家合一厨),合计一二十个平米。许多人放弃了原来要大得多的居所,之所以选择这一狭小空间,重要的理由,大概是心里的一种荣耀,一种翻身解放做主人的自豪。

这里,我念完了高小、初中、高中、大学……历时二十六年,直到一九八零年。

这里,热情、纯朴、爽直及互助友爱的大环境,给了我人品与性格的熏染。有时,甚至我会怀疑,我是不是跟他们一样的善良,善良到几乎简单,简单成了后来被淡忘的弱势群体?

这里,我栽下了许多的小树。有的开花结果,有的连片成荫。

一九八零年,因照顾妻子带孩子上班,第七次搬迁去了红星路。这只是一间临时居所,十多个平米,五户共用厨房。孩子一岁,正是最忙的时候。

两年后,妻子分配一房,两室一厅,五六十平米。献福路一带,离幼儿园很近。

一九八四年,妻子单位在珍珠路建福利房。旧时的土坡堰塘,霎时立起一排排新楼。我们的居所,已增至八十多平米。这一次,安安稳稳地渡过了三十一个春秋。

三十一年,一个人从出生到而立的年龄。如今,一出门就有打招呼的熟邻,拐弯不远就是摊连摊的菜市场。电脑如果出了问题,没关系,下楼就是电脑一条街。“繁华闹市看何处?老童遥指珍珠路。”不过,我们又得搬迁了,迁得很远很远,要去伍家岗的共勤村。

这是倾其毕生积蓄购置的商品房,一百多个平米,三室两厅。那里,花园式的小区。花圃、草坪、清流、玉泉、地下停车场。临街,一楼,小商品;二楼,小餐饮。看来,远离繁华市区的寂寞与不便,开发商已为我们想到了。

第十迁,尚未达成。房还没交,交了还得装修。我这个学工程建筑的,一直远离专业。不是搞宣传,就是教书——教语文、教物理,后来又转行节能监测。我的人生,命里就是一块砖吧。这回,不能失了与建筑的最后相约(只能说与建筑沾边),做一回无证装修监理,认认真真、老老实实地做一个实习生,好好拜师学艺。

我的脚步,是不是与你,与许多中国人相同,一路前行?

我知道,比上不足,比下有余。

有人或许会笑话我,一生不就两套房?还特美?亮出来嘚啵嘚啵,傻不傻?比起那些几十、上百套房的,人家瞒着,打死不说。

“傻”,呵呵,呵呵……

人嘛,或许傻一点儿,才能多多傻活在“这美好人间”。

长寿!秘诀!

 

 居所十迁(原创) - 闲娃 - 皱文与谗流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5812日星期三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6)| 评论(7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